退无可退,抗疫英雄钱辉奋起反击! 为保卫中医药,誓与黑恶势力决战南京城!

 退无可退,抗疫英雄钱辉奋起反击

为保卫中医药,誓与黑恶势力决战南京城
 
        支援武汉抗击疫情的中医钱辉为何再次泪洒南京城?钱辉和他的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为何遭受黑恶势力绞杀?谁在破坏抗疫大局?谁在迫害抗疫英雄?谁在阻碍中医药发展?
         在支援武汉抗击疫情中挺身而出,用他独家研制的醋制″白花川贝方″救人数百的中医钱辉愤而举报,南京圭石堂被砸被封门药物被毁,面临断药的全国数十患者怒打12345市长热线求救,要求严惩幕后黑手恢复圭石堂正常经营秩序,救命药抗击疫情的醋制"白花川贝方"也不能正常供应,是谁在破坏中医抗疫大局?究竟是怎样的黑恶势力,让一个患者中口碑很好救人无数的中医诊所,从几年前的红红火火,到现在被逼关门,民间中医还能不能在江苏发展了?钱辉和他的圭石堂这几年的经历比电影《我不是xx神》不知要精彩多少倍 。
 
 
1、被蓄意砸坏的药缸,里面炮制的价值数十万的中药液损坏无法使用.jpg
    被蓄意砸坏的药缸,里面炮制的价值数十万的中药液损坏无法使用
 
 
2、被封的南京圭石堂的门.jpg
被封的南京圭石堂的门
 
 
微信图片_20200421201007.jpg
         4月8日南京肥皂厂纠集上百人聚集南京圭石堂门内门外,暴力清场。
 
         钱辉介绍:近日,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在南京的遭遇,让其负责人钱辉既愤怒又无奈更伤心,几年来,圭石堂在南京的发展一直历尽坎坷,由于得罪了人,被拘留28天后取保候审,一年后无罪撤案。钱辉向江苏纪委实名举报石沉大海,至今无结果,网上有关举报文章被全部删除。
   武汉疫情发生后,善治癌症的钱辉和上海中药创新成果转化中心合作,把治疗肺癌的方子重新组合成针对新冠肺炎的″白花川贝方”,采用圭石堂独特的醋制炮制工艺,免费捐赠给武汉太康医院的医护人员和部分患者预防和治疗,取得了惊人的疗效,82名医护及管理人员无一感染,200名病人无重症转化,全部有效,无一人死亡。继支援武汉太康医院捐赠3000包醋制"白花川贝方″后,钱辉和他的圭石堂又通过上海中药创新成果转化中心向上海中山医院徐汇区中心医院捐赠醋制"白花川贝方″1400包,向上海中山医院徐家汇分院捐赠200包醋制″白花川贝方″用于医护人员的防治,总共捐赠了4600多包。
 
3.jpg
 
4.jpg
 
5.jpg
媒体对钱辉"白花川贝方″抗击疫情的报道
 
 
7.jpg
向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的捐赠"白花川贝方”抗击疫情
 
      近期,随着全球疫情的扩散,钱辉又向美国、意大利、英国等国数十位患者提供了圭石堂的醋制″白花川贝方″用于防治,疗效反馈非常好。
 
8.jpg
向国外支援"白花川贝方″抗击疫情
 
         是谁在破坏中医药在南京的发展,是谁在迫害中医药人才,圭石堂假药冤案始末以及圭石堂这几年在南京的遭遇可以告诉你答案。
         圭石堂创业于清朝末年南通,创始人为茅蔚卿,以擅治肝胆病著称,钱辉为茅氏中医第四代传人,幼承家传,并考入江苏徐州医学院临床专业于深造,大学毕业后分配至江苏启东市人民医院从事一线临床医师十年,后又在上海南方基因公司从事基因研究工作二年,其间又创立医疗用品公司,并申报了二项医疗方面的发明,后有感于西医的局限,发愿用自己祖传的中医药治病救人。当时受南京秦淮区政府打造中医药特色文化街区政策的感召,联合几个合伙人远赴南京创办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想不到噩运就此开启。
         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2015年初正式开业,经过二年的发展,钱辉恢复传统的前店后坊模式,用心炮制中药,加上其精湛的医术和验方,特别是在治疗中晚期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性病方面的显著疗效,口碑相传,2017年,南京圭石堂的发展达到顶峰,全国各地许多患者慕名而来,钱辉也对圭石堂的前景充满信心。不曾想,噩运却如暴风雨袭来:
         2017年12月29日,经南京秦淮区检察机关严格审查,此案不构成生产假药罪,当日,所有人办理取保候审;钱辉从拘留所出来回到圭石堂后,当听说这28天因为患者吃不到圭石堂的药,原先在圭石堂治疗的几个恢复得很好有望治愈的重病患者病亡后,不由得泪流满面,痛心不已,钱辉怒问:患者有什么错,为何非要致他们于死地,苍天何在?良心何在?想不到短短28天就有几个患者因断药而病亡。
         2018年12月29日,钱辉等11人全部解除取保候审,无罪撤案。但直至今日,扣押的价值几百万的物品无一退还,也不给说法。钱辉为此向江苏省纪委实名举报当时的违法办案人员,指出这是一个黑恶势力勾结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陷害制造的冤假错案,但举报信发出后,至今无结果。圭石堂当时虽逃过一劫,不曾想,黑恶势力又再次兴风作浪,这次又要陷圭石堂于死地。退无可退,钱辉为了悍卫传统中医,只有奋起一搏,早把生死置之度外。
        初次举报:关于高x黑社会团伙参与敲诈勒索并破坏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生产经营的情况举报。
一、非法手段取得房屋出租权,攫取高额利润
         2014年4月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振国以其投入三年经营场地承担三年房租为前提条件并占股33%和圭石堂中医传人钱辉等发起成立南京圭石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设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圭石堂经营场地由丁振国提供,丁振国当时以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出租方签约,一部分用于自己公司办公,一部分提供给圭石堂使用。2014年7月钱辉等人投入200多万元装修,2015年初圭石堂营业,圭石堂位于南京秦淮区虎踞南路65号,使用面积1100平方米。圭石堂所在物业业主是原南京肥皂厂,现归属南京新工集团。丁振国所签租房合同承租方并非当时的南京肥皂厂,而是二房东南京腾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经了解,腾辉公司是南京高x黑社会团伙所把持,主要由高x得力干将王xx、朱xx运作,其通过贿赂等手段以超低价格取得南京肥皂厂房屋的出租经营权,加高价对外出租,攫取高额利润。
二、敲诈不成,暴力胁迫圭石堂签约
        2016年年底,高x见圭石堂经营红火,托朱xx到圭石堂找到钱辉,要求给其干股,参与经营,并表示自己关系广实力强,由其罩着,圭石堂不会有麻烦,否则他不敢保证,钱辉虽有担心,但还是婉言拒绝了。蹊巧的是,出租方说:2015年11月,丁振国突然以经济困难为由不再缴房租,听说此事后,圭石堂钱辉及其它股东多次要求丁xx履行股东责任,缴纳房租,但丁振国拒绝履约。2016年7月,高x黑社会团伙骨干王xx、朱xx纠集几十名黑社人员霸占圭石堂,扰乱圭石堂的经营秩序,使圭石堂不能正常营业,虽多次报警,警察来后也只能口头警告,未作进一步处理,钱辉当时要求对方找丁振国要房租,并表示协助他们追讨房租,但王xx朱xx不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带几十个人在圭石堂连续大闹三天,钱辉在此胁迫下被迫和王雪峰他们重签租房合同,并补缴了本应由丁xx负责的几十万房租。房租高达95万元/年,租期至2020年7月到期。
三、勾结公权力,构陷圭石堂
       2017年11月,高x黑社会勾结以圭石堂涉嫌生产假药为由,拘留钱辉等11人,28天后,因证据不足无法定案,11人被取保候审,一年后,检察院未受理此案,所有人解除取保候审。
   四、房屋违建,协商修改合同无效。停水停电,还要强拆。
       自圭石堂租房后,房屋大面积漏水,多次找二房东,二房东置之不理,致使圭石堂租用的场地多处不能使用,损失巨大。2018年中,市政府统一搞沿街楼面出新工程,在虎踞南路整条路楼面改造都完工后,圭石堂所在的这幢楼却一直不完工,脚手架长期把楼面围档住,也没人施工,落叶等垃圾堆满脚手架,极大影响了圭石堂的正常经营,一直拖到2019年初才完工,多拖了半年之久。经了解,原来这幢楼多处违建,圭石堂所租的楼面四周都是违建,所以楼面出新工程才迟迟不完工,更让圭石堂人忧心的是,因为违建,所有违建部分都将拆除,听此消息后,钱辉多次跟王雪峰他们协商,要求明确后期违建造成的圭石堂的赔偿事宜,并重新修改合同,否则这样对圭石堂的损失无法保证。圭石堂的房租一直缴到2019年4月,且有二个月的房租押金。因为出租方不肯解决违建造成的后果,更不肯协商解决,所以,圭石堂在房租缴至2019年4月后,不敢再继续缴租了。但王雪峰他们在多次催租无效后,6月给圭石堂停电停水,造成圭石堂至今无法正常营业。圭石堂也把此情况向新工集团反映了,但无人来协调,且据新工集团人员说,二房东已拖欠其二十个月的房租了。近期,改建施工队已入驻现场,不日将强行拆违施工,圭石堂正处于生死关头,希望有关部门实事求是,查清真相,妥善解决圭石堂的问题。
         再次举报:举报南京肥皂厂和南京金陵装饰集团纠结黑社会违法犯罪的材料举报人:钱辉  身份证号:320626197111150013 电话:13651847585联系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宝昌路395号圭石堂中医门诊部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位于虎踞南路65号2楼临街门面,是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租赁下来作为经营场地,并且以该营业场地租金入股南京圭石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后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拖欠房东南京肥皂厂租金,南京肥皂厂于2016年7月纠结南京高x黑社会集团强迫南京圭石堂签订不平等租约,并且支付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拖欠的房租。南京圭石堂在2018年年底发现该场地为违章建筑,并且属于危房,随时面临被拆除。为了减少公司损失,南京圭石堂向二房东高x犯罪集团提出解决方案,未予采纳。高x犯罪集团骨干王xx、朱xx于2019年7月采取暴力手段切断南京圭石堂水和电,导致南京圭石堂无法正常经营。2020年3月底,业主南京肥皂厂和施工方金陵装饰集团及高x黑社会犯罪集团在没有和圭石堂中医诊所有任何当面沟通的情况下,不顾圭石堂中医馆在治病救人的情况下,野蛮施工,主观恶意破坏,造成圭石堂中医馆大面积房屋损坏,大量中药污染损坏,损失巨大,行为恶劣,总计损坏的中药材达数百万人民币,这是典型的黑社会行径。
         3月27日,圭石堂员工几次到施工单位反映工人野蛮施工,已经对圭石堂的部分墙体造成损坏,施工单位不予理睬,恶意野蛮施工,造成圭石堂一处墙体破裂,炮制中药的药缸被砸坏,中药溢出被污染,无法使用,损失50万以上。
         3月28日,圭石堂员工报警,派出所并未第一时间妥善处理。
         4月5日,圭石堂员工再次发现墙体出现大面积坍塌,露出巨大的窟窿,施工垃圾堆满一地,炮制中药的药缸被砸坏多个,整个中医馆内布满灰尘,水电线路完全损坏,大量中药材被水泥渣,尘土污染,无法使用。屋内有明显的有人进入的脚印。圭石堂员工当场报警。
        4月6日,施工单位继续恶意野蛮施工。      
        4月8日,南京肥皂厂纠集黑社会100多人冒充南京肥皂厂工作人员,来到圭石堂中医馆,强行闯入,多人胁迫圭石堂值班人员离开圭石堂,用电焊将圭石堂的防盗门封闭起来,严重影响了圭石堂的正常医疗行为和名誉。黑社会行为越发猖獗。         
         在此我们实名举报南京肥皂厂和南京金陵装饰集团及高x黑社会犯罪集团野蛮施工,恶意多次破坏他人财物,纠结大量黑社会人员强行清场及电焊封闭卷闸门,希望政府出面惩处。我方多次报警,但未得到处理。
         众多南京圭石堂患者积极向南京市市长热线12345投诉,要求严惩黑恶势力及保护伞。
 
10.jpg  
 
12.jpg
 
14.jpg
部分患者通过南京12345公众号投诉截图
 
        目前已有全国数十位患者向南京圭石堂12345市长热线投诉黑恶势力破坏圭石堂的恶行,要求严惩黑恶势力。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抗疫英雄钱辉在南京的遭遇既反映了南京的法商环境不容乐观,也说明了黑恶势力的猖狂。南京肥皂厂竟无视法律,俨然执法者,故意砸坏圭石堂数十万的财物、强行清场、封门。
 
15.jpg
肥皂厂俨然执法者出示的告示
 
 
        钱辉深信:邪不压正,多行不义必自毙,听说中央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将再次进驻南京,钱辉表示坚决向黑恶势力及保护伞宣战,相信中国共产党对中医药的保护传承与发展政策,为中医药的发展敢于向黑恶势力亮剑,成败在此一战。特别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网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微信图片_20200217195339.jpg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