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的记忆

 永不磨灭的记忆

——回忆我的父亲王焜
@王保钢
 
1.jpg
 
我的父亲王焜1926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十几岁就离乡背井开始求学追求事业,无论是从兰州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家乡当老师,还是参加土改工作,再到西安上干部学校,参加可可托海开发建设,几十年始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我心里,父亲很寻常,也很平凡,但是他的一生的所作所为,却让我难以忘怀。  
爱岗敬业 关爱同事
父亲是1952年春由甘肃定西地区调往(支边)新疆可可托海工作的,直到离休。1952年,26岁的他就是一个副科级干部,担任中苏有色及稀有金属股份公司阿山矿管处团总支书记职务。之后,先后担任可可托海8859选矿厂副厂长、可可托海矿务局农场场长、房产科科长、劳动服务公司副经理等。父亲几十年如一日,无论是蒙受了多年“黑帮分子”的不白之冤,还是工作中遭遇的各种艰苦处境,抑或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曲折,父亲干好革命事业的初衷从未改变,任劳任怨,克己奉公,一直到离休。     
      1962年,我们国家的国民经济刚刚好转,当时可可托海矿务局职工基本能吃饱肚子了。有位工人因工作不慎受重伤,急需输血。父亲得知后,义无反顾地给这位工人兄弟输了200毫升血液,然后喝了一碗红糖水照常上班。据母亲回忆说,那时急需给苏联偿还债务,工作前所未有地繁忙。父亲日以继夜地工作没有得到较好的休息,显得面黄肌瘦,身体浮肿,小腿一按一个坑,令人心疼不已,父亲却毫不在意。
在父亲担任农场场长期间,除了做好日常管理工作外,重点是做好农场知青工作。场部离知青点十几公里,父亲每次去都是长时间蹲点,白天和知青们一起劳动,搞基建,晚上一起唠家常,讲故事,讲笑话,和知青们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 据朋友说,知青们和父亲关系很好,说父亲平易近人,见到知青总是嘘寒问暖,有问题帮助解决。除了进行传统教育外,父亲也和知青聊书本上的知识,尤其是历史方面的知识,知青们感到受益匪浅。通过相互交流,父亲了解了农场的实际情况,把握了知青们的思想动态,对今后做好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由于父亲和同事们的积极工作,推动了农场各项工作的发展。后来,一批批知识青年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
父亲大小也是一名干部,掌握一定的权限。但是,他严于律己,从未利用职权谋取一点私利。当农场场长时,知青接受再教育后当工人需要过政审关,父亲既是现官又是现管,凭老资格和权力可以为他人走后门,得到很多”好处”。但是,他严格遵守党纪和企业规定,严格按制度办事,不搞特殊化,没有为一个人开过后门。   
多年来,回城的知青没有忘记父亲一辈人对他们的教育培养和影响,每每谈起农场时还念念不忘与父亲在一起的岁月,回忆起好多动人的故事,依然心潮澎湃,激动人心。
 
2.jpg
 
克己奉公 严于律己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调资不是普调而是按比例调。当时有位同事生活比较拮据,父亲心想自己生活还算过得去,就主动把本该给自己提升工资的指标让给了那位同事。
1962年,国家依然困难重重,举步维艰。为了全面调整国民经济,解决当前困难,国家实行了“精兵简政”。企业开始精减人员,因为涉及个人利益,很多人不情愿离职,企业要求干部带头,父亲积极响应,动员母亲响应党的号召,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
      母亲也是非常优秀的人,新中国刚解放,她在家乡农村就是村妇联主任,积极要求上进,努力开展妇女工作,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和赞扬,是党和政府培养的好苗子。后来义无反顾地和父亲一起来到了可可托海矿区,全身心投入到矿山建设中。由于母亲吃苦耐劳,乐于奉献,很快成为完成生产任务的佼佼者,被选矿场任命为值班长。这时父亲动员她从工作岗位上离职,意味着离开火热的天地,不再是企业职工,心里自然不愿离开,最终还是坚决地办理了离职手续,用行动支持了父亲的心愿———带好头做榜样。
 
父亲在职是这样,离休依然是这样。众所周知,离休干部看病医药费完全由国家承担,百分之百报销。作为子女,我们头疼脑热可以打个擦边球,借父亲名义报销。但父亲原则性很强,宁愿自己掏钱,也不给子女搭顺风车,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3.jpg
 
言传身教 获益终生
父亲的一生可谓勤俭节约,艰苦奋斗。困难时期,他的衣服缝了又缝,补了又补,一件物品用好多年还舍不得扔掉。在吃的方面,更是省吃俭用,从不挑食,有啥吃啥。对我们做儿女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教育我们节约粮食,吃饭桌上不能浪费一粒米。久而久之,我们也养成了良好习惯,形成了家风家训,用言传身教影响我们下一代。别看父亲对自己小气,对待乡亲却很大方。老家的亲戚找上门来,他总是盛情款待;老乡有困难,他时常出手相帮,不遗余力。父亲就是这样的人,有时都让我们难以理解。
   父亲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酷爱读书看报。他把读书当成人生第一重要的事情,在家手不离报纸,吃过饭的第一件事就是举着报纸看。困了就把报纸盖在脸上迷糊一会。父亲读报纸的时候,时常把国内国际新闻剪下来,夹在书里,以备需要时重读。对读过的书、报纸都捆好,装好,保存下来。家里床下、床头,凡是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是书报、杂志。 每当我们在父亲的身边,他就给我们谈古论今。在父亲面前我们真是孤陋寡闻。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很严厉的,不管是在生活上,工作上,总是从严要求我们。我们兄弟姊妹共五人,父亲教育我们从小要有志气,要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必须学会劳动,学会劳动技能。1992年,父亲去新疆有色铬矿看望我,时值我担任车间主任,工作不顺有困难,父亲耐心地告诉我,工作越是担当越是有压力和困难,只要有决心,敢于面对,多学习,就能克服困难,没有过不去的坎。
      我深深感到父亲话语的分量之重。带着父亲的殷切希望,我努力工作,从不懈怠,一直到我退休。
 
4.jpg
 
不忘初心 至死不渝
按理说,离休了,辛苦了一辈子,应该在家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然而,父亲却总是千方百计地找事儿干,为单位和他所钟爱的工作发挥最后的余热。他身体不好,有严重的心血管病,患有几十年的气管炎,每到清晨都咳嗽不止,就像闹钟的铃声一样。他先是给矿务局机关义务帮忙,撰写矿志,一直到搬迁至乌鲁木齐市居住才算终止。即便这样,他依然闲不住,经常帮退委会抄抄写写资料,收发报纸,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帮忙。他还经常打扫楼房门前卫生,修葺树枝、花圃,每天闲不住。
      他也获得过很多荣誉和奖励,各类“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自治区先进离休干部工作者”等等。但他把一切名利看得很淡,始终奉行“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的信条。
      其实,父亲感人故事很多,我不过是管中窥豹,只述说了我所知道的点点滴滴。我为父亲感到骄傲和自豪。父亲没有留下物质财产,却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父亲的精神永不老,他高大的形象永远矗立在我心中。
供稿:哈图金矿退休职工 王保钢   编辑L李永良)
 
 
微信图片_20200217195339.jpg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原创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