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何基富 “思想者”组诗赏读

 

奉节断想

诗 / 巴蜀闲人
 

奉节,

因那场白帝托孤,

而声名大震。

历代文人墨客趋之若鹜,

便有了诗仙李白的,

千古名篇《下江陵》。

我曾数次,

沿着拾级而上的石梯,

登上古老而年轻的奉节城。

站在高高的白帝城上,

俯瞰滚滚东去的长江,

巜三国演义》开卷词,

久久在脑际翻滚。

思绪如脱缰野马,

向历史的纵深飞奔。

 //

公元223年,

汉室后裔刘备,

伐吴兵败至奉节白帝城,

重病缠身生命垂危,

急把幼子托附给诸葛孔明。

刘备至死都在期盼:

大汉江山永不变色,

如屹立不倒的长城。

丞相诸葛亮智慧勤恳;

大将军姜维勇猛忠诚;

还有那文人罗贯中,

摇动如椽巨笔,

为汉室大唱挽歌竭尽所能,

都无法改变刘汉走向灭亡,

而无力复兴。

魏灭蜀汉,后有晋,

再有隋唐,宋元明清。

这块神奇的土地就这样,

周而复始改朝换代,

走过二千年的历程。

二千年的成王败寇,

二千年的血雨腥风,

二千年的慢慢长征。

历史来到,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

一个叫黄炎培的老先生,

提出如何破解历史“周期率”?

当时坚定回答找到了,

那就是民主。

民主,被证明是当今,

最不坏的制度。

不久,起义军攻陷北平,

人们翘首期待,

兑现信誓旦旦的诺言:

民主与宪政。

一觉醒来,

“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大旗,

高高飘扬在皇城。

 //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英雄被浪花淘尽,

毕竟饱尝过英雄的滋味。

淘尽英雄的过程,

死亡,灾难和苦痛,

给升斗百姓添增,

如滚滚东逝的长江水,

永远,永远也无法流尽!

2015,10,26。

戏说孔子

诗 / 巴蜀闲人

 

啊,孔子

你血管里流淌着商汤的血液

你的出生却备受非议

丘,是你的名

仲尼,是你的字

二千五百多年前

齐鲁大地上的一个私塾老师

你不甘乡村教师而渴望仕途

带着学生周游列国十年又四

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彰显睿智

学生们记下你的这些语录

便有那本著名的巜论语》传世

你是儒家学说的创始人

成为百家争鸣中耀眼的一支

你是春秋末期的教育家思想家

绝非山寨而货真价实

你对中华文明的贡献永留青史

但也不至于

而今一些八杆子打不着的人

都争着宣称是你的第NN代孙子

 //

历史的长河汩汩奔流不止

公元前一三四年

刘汉的董仲舒,倡议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成为圣旨

那时你早已在340年前驾鹤归西

再后赵宋的程朱理学

更把你推崇到神的位置

一夜之间

孔子你的身价“火箭般蹿升”

再不是那个四处碰壁的民办教师

你也再不仅仅是儒家的那面旗帜

你的“仁”,你的“礼”

你的“大同”,你的“大一统”

魔幻般变成封建统治者的意志

成为麻醉劳苦大众的精神粮食

你头上不断变换着耀眼的桂冠

“万世师表”,“至圣先师”

仿佛你就是神的化身上帝的娇子

从此

你和专制制度的战车一起奔驰

与封建王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封建王朝的破车驶近崖山时

愤怒的泥腿子手握镰刀斧头

把腐朽溃烂的封建破车砸得粉碎

同时被扫进垃圾堆的还有你孔子

一个新的封建王朝在白骨堆上建立

抢夺到权力的山大王忙着瓜分果实

宛如非洲草原上捕获到野牛的狮子

当这个王朝爬过峰顶向下坠落时

他们又才记起那根救命稻草孔子

四处搜寻方从垃圾堆里翻出你

拍掉你身上的灰尘去除你的污秽

再把你熬成“心灵鸡汤”如魚蛋式

廉价让浑噩麻木的芸芸众生喝吃

不过好景不长

当这个封建王朝再次捡回你时

这辆祼奔的专制破车已离崖山很近

你就如此这般:伴随着

推翻朝代,建立朝代,再推翻朝代

时上时下起起伏伏

犹如漂浮在长江中的死猪一只

 //

啊,孔子

你活着时是大写的“人”

你死后被妖魔化成“神”

封建统治者为千秋万代不失

“悲哉孔子没,千岁无麒麟”

唯愿没去,统统没去

无论人的孔子

还是神的孔子

白茫茫大地好干净

炎黄子孙方可尽享上天的恩赐

“人,生而平等”

不再有那三六九等的荒唐时日

2017,2,8。

“愤青”,新世界的拓荒者

诗 / 巴蜀闲人

 

“愤青”,“愤青”

愤世嫉俗的人员

当今国人语境中

此乃贬义词一串

讥讽不合常理的口头禅

 //

回望历史长河理性看看

引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推动社会进步向上攀援

均源于“愤青”辟地开山

实属新世界的拓荒好汉

 //

“彼可取而代也!”

面对威风凛凛巡游的秦始皇

一个围观看热闹的青年笑谈

这不惧满门抄斩的人叫项羽

后成了起兵反秦的首领猛汉

把曾经横扫六国的秦王朝

打得落花流水大厦嘠嘠倾散

 //

“黑暗即将过去,

“黎明即将来临,

“真理终将战胜邪恶!”

捆在火刑柱上的布鲁诺高喊

专制的烈焰可以烧死布鲁诺

千年地心说难挡日心说科学

布鲁诺冲破了中世纪的黑暗

 //

公元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端

各地十二个热血澎湃的成员

悄悄聚会在上海兴业路76号

成立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

那是多么的英勇何等的大胆

冒着随时被国民党杀头的危险

今天能坐享和平安宁的日子

还有人成为达官巨贾名利双全

全靠近百年前那十二位“愤青”

带领国人历经28年的浴血奋战

 //

啊,“愤青”

你是人类先知先觉的先贤

你似鸿鹄展翅搏击蓝天

历史上如果少了你“愤青”

人类可能仍在茹毛饮血

继续爬行在愚昧荒诞的泥潭

人类社会的进步没有完成时

高扬起“愤青”的开拓勇敢

让人类的明天更加美好灿烂

2017,9,12。

斗士,乔尔丹诺.布鲁诺

诗 / 巴蜀闲人

 

托勒密的地心说

太阳绕着地球转动

绵延一千三百年

宛如磐石牢不可破

那是何等的“正面”“正确”

绝不允许随意妄议乱说

 //

汩汩奔流不止的历史长河

16世纪哥白尼创立日心说

天文学家哥白尼逝后五年

意大利诺拉诞生男婴一个

大名就叫乔尔丹诺.布鲁诺

他捍卫发展哥白尼日心说

地球仅是绕太阳转的行星

彻底颠覆宗教神学地心说

一场划时代革命涌浪翻波

 //

惊悚不安的罗马专制教皇

无情地把布鲁诺抓进监牢

历时八年的残酷摧残折磨

意在让布鲁诺放弃日心说

藏猫猫喝开水竹签扎菊花

都无法让他放弃真理认错

“高加索的冰川,

“也不会冷却我心头的火焰。”

布鲁诺铿锵有力地如是说

 //

公元1600年2月17日凌晨

罗马塔楼上悲壮钟声响过

广场火刑柱上綑着布鲁诺

高擎火把的刽子手劫劫问

布鲁诺,还有什么话好说

“黑暗即将过去,

“黎明即将来临,

“真理终将战胜邪恶!”

刽子手用木塞堵上他的嘴巴

罪恶的烈焰疯狂地熊熊燃烧

布鲁诺在烈火中涅槃升华着

 //

面对这惨绝人寰的凶残酷刑

面对52岁就终结的美好生命

周围屋檐下的燕雀叽喳评说

“值得吗?”

“何必去充当愤青一个!”

“52岁就惨死了,太划不着!”

“何不拿着数千大洋的薪水,

“舒舒坦坦地享受安稳生活。”

“每天二两老白干酒下肚,

“醉眼朦胧哪管什么这说那说。”

燕雀安知鸿鹄乔尔丹诺.布鲁诺

 //

专制能够捕杀捍卫科学的勇士

任何人却永远无法扑灭真理科学

1889年罗马宗教法庭平反布鲁诺

同年6月在殉难处罗马鲜花广场上

高高树起,树起布鲁诺铜像一座

啊,乔尔丹诺.布鲁诺

你是文艺复兴的无畏斗士

你为人类开启了进步的先河

历史将世世代代铭记你的英名

乔尔丹诺.布鲁诺

2017,8,28。

啊,惊悚的告密

诗 / 巴蜀闲人

 

前不久,我写过一首长诗,

巜我的同胞,我的最爱》是题。

我满怀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挥笔试图把国民的劣根性剖析,

其中,痛加刮骨的是可恶告密。

告密啊,告密,

惊悚的告密,让心滴血的告密!

我,吃夠了告密之苦抚今追昔,

一幕幕,一桩桩,

似“永不消逝的电波”在脑海浮起。

 //

公元一九六五年夏天,

那场祸害华夏十年的风暴前夕,

我以状元之身先于同学脱“农”皮。

不几天传来同学纷纷被大学录取,

培训课余私下议论为同学们庆喜。

说过依我的成绩可能考清华北大,

如果不是先于被保送到这里。

那时上大学长知识坠入“臭老九”,

“工、农、兵”才是“正能量”十足。

第一阶段培训结束,上峰找到我,

批评我不安心为何不做“训服工具”。

这次告密令我人生起步就惨遭风雨,

从此少了信任,沦为“监管”的嫌疑。

后来便是那前无古人的“文革”泛起,

宛如“潘多拉”魔盒打开在神州大地。

全国“停课、停产、停工”闹“革命”,

“早请示,晚汇报”,虽然饿着肚皮,

像打了“鸡血针”一样疯狂斗无止息。

那天上午批斗同分到单位的一同学,

午饭时我议论没分清责任毫无道理。

下午,军代表就通知我到他办公室,

他愤愤然指责我的立场很有问题。

此次告密给我带来中年无端祸殃,

那已是邓清理“三种人”的后话不提。

十年之后,“文革”亦跟随葬进坟墓,

“你办事,我放心”人们欢庆H主席。

那天报纸头版H主席像模糊不清晰,

我批评怎把H主席像印得花里胡稀。

第二天,上峰凶神恶煞地质问我,

你胆敢恶毒攻击H主席“瓜兮兮”。

幸好还有那张报纸和同事作证,

否则,我必成告密者盘中餐无疑!

⋯⋯

 //

告密啊,告密,

惊悚的告密,让心滴血的告密!

告密者,固然可耻可恨可气,

仿如《红岩》中甫志高般泼皮。

告密为何在这块地皮弥久延续?

终极原因是那独霸峰巅的权力。

权力不受监督,权力不受约束,

似那逃出樊笼的虎狼谁不畏惧!

人们为了生存,人们为了红顶,

自然会扑通跪地成为权力的奴隶,

为讨主子欢欣,为获“组织”信任,

一些人变成软体动物昧良心告密!

2018,9,8。

“官帽”,涨价

诗 / 巴蜀闲人

 

人们,人们常常抱怨,

抱怨商品涨价物价高,

贬值快钱不值钱令人焦。

有种特殊商品叫“官帽”,

本无价的“官帽”变有价,

且“官帽”的价格也涨了。

前几年落马的贪官苏荣,

曾任江西省委书记,

官帽“批发商”是他的绰号。

他给重要省级厅局长,

明码标价500万元不少。

近日落马的陕西省委书记,

那个名叫赵正永的大捞,

给经济发达的县区一把手,

明码标价再创新高:

“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

3000万元昰什么概念?

重达660斤的现行百元钞票,

需要四个壮汉才能搬挑。

七品芝麻官的“官帽”价格,

较五品“官帽”已涨六倍之遥!

试问,一个三品官的省委书记,

无需买车买房生病有特殊照料,

“合法”高收入都难以派上用场,

他贪那么多钱用途到哪里去找?

难道他的“官帽”也是用钱买到,

要用贪的钱去填补买官欠的账?

一个七品芝麻官哪来3000万?

要凑夠这330公斤的百元大钞,

最佳捷径莫过于让权力发酵:

贪,贪,贪,贪,贪,贪,

毫无监督愉快地贪无需技巧。

啊,

这些高喊着“一切为民”的官员,

这号称“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

如此能保证永不变色万年牢?!

2019,1,26。

注:资料来源于巜财经》杂志。

“三百”贪官启示录

诗 / 巴蜀闲人

 

老夫我,

曾经鞭挞过不少的贪官。

大到紫禁城里的大内总管,

小似“虎蝇”马超群的丑颜。

还痛击过前无古人的劣迹,

贪官用“阴毫笔“划同意的圈。

面对爆出的贪腐信息不断,

老夫我疲惫加麻木渐显,

再难激起敏锐的创作灵感。

这不,又爆出一匹巨贪,

姓“赖”,名“小民”。

正襟危坐在太师椅上,

他人模狗样的满脸威严。

父母希望他成为一介“小民”,

他却混上了一个大大的官,

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

华融集团乃最大的“AMC”,

即中国最大的资产管理集团。

他充分利用这个硕大的地盘,

这地盘不是池塘而似大海,

任由他尽情享受贪欲的快感。

他的豪宅中藏着近三亿脏款,

那也仅仅只是小菜一盘盘。

他那“三百”贪官头衔:

一百多个关系人,

一百多条情妇,

一百多套房产,

这才激活了人们的想象空间!

赖小民胆大包天无人能监管,

他一次就敢收受贿款上亿元。

⋯⋯

还有什么话可谈?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唯有,唯有阿克顿的名言,

自然响起,响起在耳畔!

2018,11,7。

“阴毫笔”,前无古人

诗 / 巴蜀闲人

 

“阴毫笔”

一支前无古人的“毛笔”

他自豪地紧紧攥在手中

心如脱兔怦怦狂跳不已

他要用这支特殊的“笔”

抒写新时代官场现形记

 //

十年从副科蹿升正厅级

一般人那可是望尘莫及

只因身居“三大帮”之一

曾多年荣任首长的大秘

他仗恃着首长这棵大树

现又盘踞着一方的权力

自然不愁没人上门舔菊

当年那可怜的“三大件”

而今变成钱、财和贡女

大洋成捆成堆发霉歇息

贡女走马灯似送上床第

他深得首长的真经绝技

玩女人司空见惯不稀奇

玩就要玩出个惊世骇俗

他每次疯狂云雨发泄后

剪下贡女阴毛“快乐见证”

接着详细书写“快乐日记”

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

贡女的阴毛在不断累积

赏玩着粗细长短的阴毛

他又突发奇想再创奇迹

用这些阴毛制成“阴毫笔”

 //

此时他刁着烟打着饱嗝

猫胎酒在肚里波涌浪起

眼前晃动着女人的肉体

他要挥毫写下此刻的心绪

这支记载不俗战绩的“笔”

随着他颤抖的手凤舞龙飞

在报告首页上签下“同意”

两个狂草字非字分外怪异

似阴毛曲曲弯弯弯弯曲曲

更似受害女性屈辱的痛叙

西门庆自愧弗如甘当徒弟

2017,11,3。

注:该诗,根据几个贪官的劣迹原型,创作而成。

特别告诫:未成年者;卫道士者,禁看此诗。

白话“省委别墅”

诗 / 巴蜀闲人

 

杜甫草堂,

因杜甫曾在此小住而得名,

现为成都市最著名的旅游地。

杜甫草堂,武侯祠,永陵公园,

成为支撑成都,

这座文明古城的三大支柱之地。

公元二零零三年初,

在杜甫草堂南门,

又修建起一座大大的公园,

名唤浣花溪。

与此同时,

在浣花溪公园东南侧,

一百五十栋豪华别墅拔地而起,

七十栋单体加八十栋连排,

掩映在绿树丛中,

与整个花园环境极不相称,

犹如穿西装戴瓜皮帽一样可惜。

每栋面积在400至600平米,

千万元以上是每栋的价值。

高高的围墙足有三米,

围墙里还有加固的钢筋,

墙上间隔装着摄像器。

周围千米内房屋限制高度,

不准窥探别墅群内的秘密。

把守大门是荷槍实弹的武警,

门内还有武警在巡行防备。

不时有高档轿车出出进进,

车窗玻璃全为深色甚是神秘。

如此威严,

又如此心虚。

看这阵势,

就不是普通人住的。

对,

这里便是四川“省委别墅”,

四川副省级以上高官的官邸。

老百姓一直強烈反对和质疑,

这伙高官仍脸不红心不跳,

交几十万元就住了进去。

当年强占这块黄金宝地,

修建这片别墅的人,

本想附庸风雅,

紧靠杜甫草堂沾点灵气,

殊不知偷鸡不成反蚀米。

因安史之乱逃到成都的杜甫,

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封建文人,

眼见自己的茅屋被秋风吹破,

便联想到要修建千万间大厦,

去庇护天下受冻挨饿的文人,

只要天下文化人喜笑开颜,

自己挨饿受冻也心满意足。

而今,

那些高喊“解放全人类”,

“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高官,

不顾人民的反对,

面对上亿人还未脱贫,

却紧挨杜甫住着豪华别墅,

威风凛凛欢天喜地。

李春城郭永祥,①

从这里的豪宅中走向监獄。

两相对比,

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若杜甫在天有灵,

定会邀请高官们一起学习,

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那将是何等的尴尬,

何等的滑稽!

2015,10,9。

注 ①,李春城,四川省委原副书记;郭永祥,四川省原副省长。

悲哉,朴槿惠

诗 / 巴蜀闲人

 

此时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

一定在青瓦台暗自神伤

八名大法官全票弹劾她下台

第一位民选女总统由她担当

又是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这对她的精神冲击,不亚于

北方小兄弟金三胖的氢弹炸响

她本可以成为亚洲的撒切尔

也有望成为巾帼英豪千古传扬

她作为从未婚配的圣女

当然也就少了几多儿女情长

国家和民众就是她热恋的郎君

她奉献出全部热情智慧和力量

民众用选票把她送进青瓦台

还是这个用选票说话的民主制度

民众又用脚投票把她掀翻在地上

地球那边西村的克林顿总统

在总统图书室与女实习生嗨咻

这种私密事竟被揭它个底朝天

几乎落得弹劾下台的难堪下场

朴槿惠可能怎么也不曾想到

拿一些国事去与闺蜜商量

被披露出来引起轩然大波

最终被民众的滔天巨浪埋葬

民众游行抗议一浪高过一浪

法治程序随之紧紧跟上

什么叫民主

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

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民主活报剧

看得北方金家小兄弟神乱心慌

但此时已下台的前总统朴槿惠

可能禁不住羡慕小兄弟的风光

别说玩个婚外情随意放几枪

就是把国是透露给街头流氓

2.6千万北方同胞那里能知道

就是知道又拿小兄弟怎么样

朴槿惠想起独裁父亲惨遭刺杀

再看看自己被弹劾下台的凄凉

唉,民主,不好玩

她是否后悔不该投胎在南方

2017,3,12。

怎么了?诗人

诗 / 巴蜀闲人

 

有朋友要拜我为师,

“何干?”

“学写诗。”

我惊愕,

我沉思。

他那表情透着诚恳,

看不出有丝毫讽刺,

于是,于是我婉拒,

没有丝毫犹豫延迟。

“为什么?”

朋友狐疑。

诗人,光采的名字,

传承人类文化的大使。

但有诸多难言的憋屈,

在此地,在此时。

一首呕心沥血的诗问世,

先遭逢卫道士嫉恨讥讽,

拖着丈量马拉车的皮尺,

去量度现代的玛莎拉蒂。

接着与网监狭路相逢,

莫名其妙被枉杀冤死,

诗里有违规的“敏感词”。

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

只嘴上说不知何时落实。

再下来便是掏钱不止,

朋友为你的诗制作链接,

要感谢发“红包”表示;

后有朋友诵读你的诗,

也需发“红包”才有下次;

若要出版登上报刊杂志,

那费用高得如天文数字,

“稿费”哩?稿费,

平民就别想有稿费恩赐!

⋯⋯

啊,诗人,

精神上的富人,

物质上的穷人,

这便是诗人的现实。

你还想要学写诗?

 2019,3,2。

写诗到蓝天

诗 / 巴蜀闲人

 

你,是不是该歇歇休休闲?

你与人合著的诗选出版了,

你的个人专著诗集也已出版。

你早已人过“从心所欲”之年,

不比那活力四射的年少壮汉。

你少一分辛劳你多一分康健,

我们,我们就少一分挂牵,

更少一分担惊受怕而心安!

亲人友朋们真诚善意地规劝。

面对亲友们的满满善言,

眼望遥挂在西天的残月,

我扪心自问反复盘算,

我要不要就此歇息休闲?

我曾为自己定下“小目标”:

为民族为人类留下时代真言。

这个“小目标”是否已然实现?

在李杜的道路上我奋勇攀援,

流淌过汗水还曾热泪潸然。

望着那普世的德赛峰巅,

我怎能停下脚步善罢心甘?!

想起茶馆里“莫谈国是”高悬;

想起国企老总家藏三吨现钱;

想起为名为利假冒伪劣泛滥;

想起帅男举牌“卖妻”的辛酸;

想起那为求生计的六旬老汉,

身背十件矿泉水的歩履蹒跚;

⋯⋯

这一桩桩,这一件件,

似长征火箭推着我继续向前。

上帝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

我要用黑色的眼睛洞穿黑暗。

自主地用这双眼睛细细地看,

绝不沉浸在耳朵听来的光灿,

透过人云亦云洞析庐山真面。

既有的一切仅仅只是加油站,

“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誓言生命不止,笔耕不辍,

把心中的诗一直狂写到蓝天!

2018,8,9。

作者简介

何基富,男,“巴蜀闲人”乃笔名,诗人,思想家。出生贫寒,长于新中国,生在民国间。青少年励志勤奋,一九六五年以德才备兼,高考状元之身,保送至SC省委办公厅。亲历十年“文革”嚣喧。一九七五年巜SC青年杂志》挑起副总编辑这副担;后来又担任过,两份省级内刋总编辑。七十年代初,开始习诗,跨进暮春门槛,提起禿笔,挤上诗坛,誓为后人为民族,留下时代的真言。

已出版个人诗歌集《天空有朵孤独的云》;近百首作品入选国家级诗歌选本,出版合集巜当代新诗实力诗人》、巜当代名家经典诗文》、巜中国当代诗坛名家代表作》、《中国当代诗经十八家》、巜中国诗坛最具影响力80家诗人》等;代表诗作在巜读与写》、巜中国先锋作家诗人》等杂志和《中国诗歌网》上刊发;数百首诗歌作品被百度、谷歌等收录。

代表作:《卖菜翁说》,巜父亲节祭父亲》,巜母亲拔牙,肉跳心惊》,《慢慢地陪着你走》,《难忘故乡的小路》,巜奉节断想》,巜休说盛唐》,巜戏说孔子》、《白话“省委别墅”》,巜啊,祖先》,巜黄金树赞》,巜斗士,乔尔丹诺.布鲁诺》,巜千年后人读今诗》,《“蒲松龄讲习班”夭折梦中》,巜梦亦真,真亦梦》,《我的同胞,我的最爱》等等,已广为诵传。

编辑:中华风采人物网编辑部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原创阅读排行